铃兰

【博天】给你100个黑蛋,离开我弟弟

某夜,黑夜山。童年大天狗和少年源赖光。

源赖光大手一挥:“给你100个黑蛋,离开我弟弟!”
小天狗感到被侮辱,羽刃暴风之,被鬼切挡下并被打倒在地。
源赖光大笑:“一个低贱的妖怪,也妄想进我源氏家门么。” 仰天大笑着与鬼切离去。

小天狗不知所措的看着一地黑蛋,过了很久,黑晴明来了:
“想要强大的力量,打败那个男人吗?
和我签订契约,助我实现大义吧!”
小天狗怒吞黑蛋,成长为大天狗,与源博雅不辞而别,踏上了搞事之路。

鬼切剧情补完计划 上

根据CG和官图的提示拼凑出的剧情,加了点自己推测的剧情做润滑。

 

一  初识

“来者何人?为何私闯大江山?”

鬼切手握长剑,直指着眼前背对着他的成年男子。今天大江山的日常巡逻中,他发现,在这因聚集着众多鬼怪而从无人类敢闯入的地方,竟有个男子在山谷中闲庭信步地行走着。鬼切当即赶过来查问。

男子身穿铠甲,一头银发,看背影是个身份不低之人。而他似乎半点未被鬼切散发着的妖力吓到,不疾不徐地转过身来,嘴角微扬,眼睛里似乎带着点戏谑。

鬼切看到了眼前之人英气勃发的脸,与额前标志性的一缕红发。他紧紧盯着那胸前的源氏家徽,眼睛微微颤动,久远的记忆瞬间自心底升起。

但只一瞬,他立刻稳住心神,抬头问道:“你就是前不久,与八岐大蛇对战的两位阴阳师之一的源赖光吗?”

源赖光仍是微扬着嘴角,但语气里却多了份认真:“鬼切,你的名字我闻之已久。你虽为妖怪却像人类一样善用剑,在这大江山里,妖力仅次于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。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式神,助我完成大业呢?”

鬼切面色一滞,眼睛睁大,嘴唇微张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随即却又灿烂一笑,像是期待了已久的事情,终于实现了一样。

彼时的鬼切,白发红瞳,长角尖耳朵,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 

而现在的鬼切,有时会不经意回想起那个场景。他有时想,再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。尽管这个选择,让他痛苦一生。

 

二  江湖年少

“吾友,这一别,不知何时还会再见。”

大江山山谷中,最强的三位妖怪正席地对坐,举杯共饮。茨木童子握住酒碗,对鬼切说完这话,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鬼切笑道:“今日一别,虽从此天各一方,但我们共同的信仰仍不变。我也只是换了种方式,去践行我们的信念。”说罢,同样一饮而尽。

看着两个至交好友,酒吞童子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凝重之色,这种神色,对于一身强劲妖力,名镇四方的鬼王而言,极为罕见。

“那个人类,可信吗?人类毕竟诡计多端,能以自身血肉之躯与力量强大的妖怪平分天下,不容小觑。”

鬼切听了,哈哈笑道:“赖光大人可不同于其他弱小的人类。昔日,他与安倍晴明力挫八岐大蛇,第一次从大蛇口中夺出了献祭的巫女。现在,安倍晴明在战后不知所踪,而赖光大人也正重整旗鼓,这正是我施展力量的好时机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,好!吾友踏上新的路,而我与挚友仍会在这守护大江山的子民,必要时可助吾友一臂之力!”

茨木的笑也舒展了酒吞心中的疑虑,他操纵酒葫芦为三人的酒碗满上,一同畅饮。三人的笑声,随风响彻了整个大江山。

“再见之时,会是我们再度合作之日!”

 

三  再见之时

“挚友,该登场了!”

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,人类武士们又一次前来攻击大江山。茨木童子毫不费力的清理掉了杂兵,而后呼唤他的挚友前来捉拿敌方首领。

酒吞童子并未太过在意,只当做一场同往常一样不消一个时辰便可摆平的战斗。人类总是自不量力,打着正义之名,却让自己的同胞一次次来鬼王这里送死。

不过,这次来的人里,那个白发首领倒是功夫不凡。可就算是你,也无法与我鬼王抗衡!

“妖怪们,跟着本大爷,上!”

狂气已经叠满,黑色的妖力自手上迸发,酒吞童子以破竹之势疾行,致命的妖气直逼源赖光。

而源赖光盯着酒吞童子越来越近的身影,竟纹丝不动,嘴角翘起,一副愉悦的神情。

见他丝毫不畏惧,酒吞反而警惕起来。果然,快要接触到源赖光的时候,突然闪出一个人影,手持双剑向酒吞砍来。

酒吞退后一步,看清了来人。

虽然现在已化作了人形,黑发黑袍,一副人类武士的打扮,但酒吞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正是此刻最不应该出现在敌方阵营的,酒吞与茨木的至交好友,大江山的一员大将,鬼切。

昔日神采飞扬,看向自己时眼底会含着些许崇敬的少年,现在眼睛里冷酷异常,仿佛只是在看一个陌不相识的敌人而已。显然,他已经不认识酒吞了。

酒吞内心满是震惊与愤怒。不待他消化眼前的事实,鬼切已一刀接一刀袭来,酒吞迎战的同时,大声质问道:

“鬼切,你是为什么而战!”

鬼切神色不动,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源氏的旗帜,就是我的正义。”

酒吞怒气爆发,奋力一招将鬼切击倒在地,结束了缠斗。

随即,他转向源赖光的方向,看到源赖光仍在笑着,怒不可遏,手上黑色的妖气火焰越烧越旺。

不可原谅!

那个人类,不可原谅!

将全身妖力聚集在手上,酒吞对着源赖光发起了致命的一击。

巨大的妖力将酒吞的手变成了散发红色强光的黑色利刃,刺穿了对面人的胸膛。

鬼切痛苦的咳嗽着,钻心的痛让他想要抓住什么来缓解,伸手却只能抓到酒吞的手臂。

酒吞眼中的怒火瞬间崩塌,惊愕的看着眼前好友被刺穿胸膛的画面,现实的巨变让他来不及做出反应。

残酷的战场哪留给人反应的时间,趁着酒吞迟疑的一瞬,源赖光利落的挥刀,砍下了酒吞的头颅。酒吞惊愕的表情还来不及收住,便已身首异处。

鬼王失去了头颅的身躯扑通一声倒地,还在鬼切胸膛里的手也随之抽出。而首级,则被源赖光提在了手上。

 

“不——”远处还在作战的茨木目睹了这一幕,哀嚎声响彻天际。他发疯似的奔向源赖光,想抢夺他手中的头颅,而源赖光早有防备,一手提着头颅,一手揽着鬼切躲开了茨木的攻击。

大江山众鬼目睹了首领的死亡,悲痛之下,溃不成军。源赖光立即号召手下反攻。

只消一瞬,无数小妖怪丧命在了武士们的刀下。

茨木拼命掩护身后的小妖们,但因人数差距悬殊,顾得上这边顾不上那边,只能眼睁睁看着子民们在他面前一个个被杀害。

昔日妖怪们的乐园,此刻哀嚎遍地,血流成河。一整座山,仅用了数个时辰,全被屠尽。

眼见自己的家园变成了人间炼狱,茨木丧失了所有的力量,无力的跪在酒吞的尸体旁,喉咙深处发出痛苦的哀鸣。

一名武士正要挥刀斩杀茨木童子,源赖光制止了手下,语气十分愉悦的说道:“留着他吧,现在让他活着比死了更痛苦。”

 

鬼切看着这一幕,不知为何,一股没顶的疼痛自胸膛中席卷开来。似乎比刚刚被酒吞刺穿胸膛的时候,还要痛上百倍。

突然发现,狗子和花花是ssr里最幸福最无忧无虑的

酒吞被砍过头

茨木被砍过手

鬼切、一目连、荒、青行灯都被人类害过

小鹿男家族被屠

雪童子兄弟姐妹一个个死去

妖刀姬因为力量会伤到别人不敢靠近人群

辉夜姬一直守着不属于自己的笛声

玉藻前家破人亡

面灵气鬼父送面具

花鸟卷出生时,给他生命的那位画师已经死去

剩下的山风,荒川,阎魔,御馔津,虽然不怎么惨,但也是一方之主,忙于处理政务


而狗子童年幸福,长大力量强大,每天就跟黑晴明搞搞事,跟博雅叙叙旧

花花每天找花泥,还有荒骷髅对她忠心耿耿

……

【阴阳师恶搞】立后风波(三) 雨忆故人

“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他的感情已经如此之深,连我一直以来最为追求的自由也可抛弃了?”

昏暗的小屋里,源博雅坐在微微湿润的木窗前,眉头微皱,低垂着眼睛,静静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。

“或许是12岁那年,和大天狗去森林玩却遇到了一群凶猛的豪猪,大天狗一把抓起吓傻了的我,扑腾着他幼小的翅膀,拼着一口气飞了好久,直到力竭,才扑通一声跌倒在地。我看着他翅膀与后背相连的地方隐约渗出了血,心里猛然升起的一阵恐慌,甚至比我遇到豪猪的时候更强烈。

那天他伤了翅膀,从此再也飞不远。我也正是那时开始,下定决心要好好练习射箭,从此换我保护他。

或许是15岁那年,骑射比赛胜利后,长辈们办的庆功宴上,大天狗悄悄拉我离席,带我去了城外桃花林中,地上整齐地铺着大块布席,上面摆着一排他精心酿造的美酒。看着他有些得意的神情,我内心一阵悸动。那种感觉,直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。

 又或许,是18岁那年,一目连的册封大典上,远远看到高台上的大天狗,纵使神情无半点破绽,我却在他望着荒时,读到了他眼神里的落寞。”

窗外雷声忽作,闷重的暴雨随即直直倾泻下来。

上次放走大天狗,荒怒不可遏,将源博雅关进了城郊这专门软禁犯罪贵族的小院,听候发落。

“上次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。可我却没有和你好好道别。哪怕一次也好,我想和你再看一次桃花,再喝一次酒。”

【阴阳师恶搞】立后风波(二)狗妃出逃

丞相府上,黑晴明正接待着府上来客——狗贵妃。
“大天狗,你下定决心了吗?终于决定离开荒帝,没有一点留恋了吗?”
 “我走了,荒大概会很高兴,”大天狗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荒现在只爱找酒吞、一目连和荒川商量治国的事,哪里顾得上我。接下来还要忙立后的事情,那就更没我的事了。”说着着,大天狗不由得低下了头,愤懑的语气也掩盖不了眼底的失落。
“立后?这就要决定了吗?是荒帝的意思吗?”
“今早太后召齐众嫔妃宣布的。皇上应该没空也不会关心立后之事,最终结果还不是太后说了算。”
“那你就不再争取一下了吗?”
“没必要了,黑晴明大人,当初我之所以嫁荒,完全是因为敬重他强大的力量,想学得真本领,从而征服世界,可他却只是让我整日呆在后宫陪他。以前我还可以管理后宫众嫔妃和公主,可马上就要立后了,玉藻前太后肯定会选择他的侄子妖狐,就算不是妖狐,也大概率是育有公主的一目连与酒吞。到时候,后宫就再也没有我的立足之地。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早日离开,另寻出路。”
“好,那我们即刻出发吧,雪女已经在城外接应了。”
 
朝堂之上,正与朝臣议事的荒帝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,神情一变,脱口喊出:“大天狗!”朝臣皆是一惊,面面相觑。
丞相晴明最先反应过来:“臣斗胆,请问陛下,发生了何事?”
荒回过神来:“大天狗……狗贵妃离开平安京了,朕感受不到他的灵力了。”
朝臣们一听,更是震惊,后妃虽可于平安京内活动,但离开城外的话可是重罪,而狗贵妃平常虽心高气傲,但对荒帝忠心耿耿,如何能做出逃出城外之事?
“众臣听令,本次早朝先行退朝。”荒帝一甩袖子就要走。
晴明又上前一步:“陛下请留步!雪童子阁下在南方治理大暑天气,今日才得空回朝汇报,下午又要启程,而雪女阁下则为节省时间而根本没有回京,陛下请考虑一下二位阁下的心血,不必亲自前去!”晴明将一旁的雪童子也拉了出来。
这时,王爷源博雅上前说道:“陛下,臣愿前去寻找狗贵妃,将其带回宫中!”
荒看了看博雅,博雅神色不变。荒微微笑了一下:“好,有劳源王爷了,彼岸花大将军也随同吧。朕刚刚略占卜了一下,狗贵妃在城西三十里处,仍在往西移动,且其旁边还有两股陌生灵力,二位爱卿即刻替朕前去捉拿狗贵妃。” 大将军彼岸花上前一步:“遵命,陛下。”
谁也没有看到,二人走出殿门时,源博雅悄悄地握了一下拳。
 
“在前面!”彼岸花远远地望见了三个正在赶路的身影。“源王爷的豹子果然神速,这么一会儿就追上了。”彼岸花笑着,仿佛面前等着她的不是一场战斗,而是一顿大餐。
“彼岸将军一会儿打算怎么做呢?”源博雅皱着眉头问道。
“呵,至今还无人能逃得过我的彼岸花海。”
白豹很快载着源博雅走近了大天狗一行人。
“这朵花是献给你们的哦。”彼岸花发动了花海。正在奔走中的三人立即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痛楚,只能转过头来应敌。
“看到了有趣的人呢。原本应当在赈灾的雪女,与丞相这沉迷化妆的弟弟吗?真是意想不到的组合。不想成为花泥就不要再动了哦,今天我开的是破势花海,置身花海中,每走一步可都会元气大伤。”彼岸花回眸看向源博雅:“源王爷动手吧。”
源博雅拿起弓箭,拉弓,却趁彼岸花回头控制花海之际,射向了她。彼岸花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,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出,就倒在了地上。一大片血红色的彼岸花海瞬间消散。
对面的三人同样一脸不可置信。源博雅却单单只看着大天狗,这个与自己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,在他十四岁、两人感情甚笃、自己准备成年后就向他提亲的时候,他却嫁给了那时还是征战将军的荒,并在荒登基之后入宫当了贵妃。眼前的人曾在自己多次提出要带他走的时候断然拒绝,理由仅仅是因为荒有强大的力量,而现在,这人却主动逃离了皇宫。
“你,是怎么想的?”博雅向前走着,想抓住大天狗的肩膀,却被他闪开了。
大天狗望着博雅,不经意地从博雅的眼底读出了与从前一样的情愫,别开了头:“我要和黑晴明大人出走,逃离这深宫,闯出一番事业!”
“黑晴明……大人?”源博雅似乎很在意大天狗对黑晴明的称呼,“就是这个不务正业、总是一脸奇怪妆容的家伙吗?”
“没错,只不过那不是什么奇怪妆容,那是黑晴明大人从内而外散发的与众不同的气质。”大天狗望着黑晴明,一脸崇敬的神情,在源博雅看来十分刺眼。“黑晴明大人的野心与法术胜过安倍晴明百倍,但却因为是弟弟的关系而不被荒重用,只能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,就像我一样,原以为嫁给荒能变得更强,却没想到在宫中被困了三年!”
源博雅握紧了拳头,不甘地喊道:“如果你不想呆在宫里了,为什么是去找黑晴明呢?我也可以带你走啊!”
“你?别说傻话了博雅,五年前我就没选你,现在怎么可能又回来找你,你还真是像以前一样,又弱又天真啊!”
“大天狗,你为何变成这样?从前那个慷慨善良,锄强扶弱的你,是什么时候变得只知道追求力量,甚至连道义也不顾的?还有雪女阁下,你是陛下特派的赈灾大臣,你走了,治理大暑的力量就少了一份,那些灾民怎么办,你就这样弃他们于不顾吗?”
雪女冷冷的回道:“灾区那边有雪童子,他已学成我的本领,而且比我做的更好。我也是时候,遵从自己的本心,为黑晴明大人的事业献出一切了。”
“没错,我们的大义,只有黑晴明大人能带领我们实现!”大天狗坚定的说道,随即摆出了战斗的姿势:“博雅,多说无益,来战一场吧。”
源博雅苦笑了一下:“既然你意已决,我们有何可战的呢?你走吧,陛下等退了朝马上就要亲自来找你们了,趁现在,走的越远越好。”
大天狗短暂的愣住了一会,但很快说道:“呵呵呵,博雅,你这样还是个忠君护国的武士吗?对敌人仁慈,你现在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
博雅直视着大天狗,认真的说道:“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让你幸福。”
大天狗楞住了。
源博雅却趁机一箭射向大天狗,上前扶住了晕倒的大天狗,对黑晴明和雪女说道:“拜托你们了,一定要带他走,皇上这边我来应付,你们骑上我的黑豹,快走吧。”二人一看,只见刚刚的白豹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黑色,身形更加轻快敏捷,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。
“荒等会就能占卜到你们的位置了,但我的黑豹是全天下跑的最快的,不用担心。我只有一个要求,等他醒来后,不要告诉他这些事。”
黑晴明和雪女感激地看了看源博雅,道谢过后,带上大天狗骑着黑豹离开了。
源博雅扶起倒在地上的彼岸花,跪在原地,等待着荒的到来。

【阴阳师恶搞】立后风波(一)风波初现

第一次写文,如有写的不好的,还请大家指正。
预警:脑洞产物,讲荒帝与各位后妃以及后妃们的亲友们在即将立后之时发生的故事。剧情向为主,cp主贵乱,荒、荒川、连大三角,含博天,微酒茨。最大雷点在于荒的ooc,把他设定为一个花心帝王,但最终或许会寻得真爱。
 
一  风波初现
“参见母后。”清晨,所有妃嫔来到长乐宫觐见藻太后。
“各位娘娘就座吧。”藻太后身着一身红装,艳丽的脸与当年母仪天下时不差分毫,但今天,藻太后一改往日长挂脸上的微笑,而是一副郑重庄严的神情:“今天召见各位,是为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,册立皇后。”
众妃脸色瞬变,虽无人敢窃窃私语,但几乎个个表情惊讶。一阵静默后,狗贵妃先行开口:“母后,皇上登基尚不足三年,朝堂需进一步稳固,后宫也在扩充中,立后一事,是否为时尚早?”
藻太后笑道:“狗贵妃此言差矣。常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,后宫亦不可一日无主。当初荒帝登基之时尚且年幼,后宫仍由哀家统管。如今过了两年,朝局已初步稳定,百姓安居乐业,自当早日确立后位,也好帮哀家分担后宫事务,助哀家早日长乐未央。”
藻太后的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,狗贵妃哑口无言,虽仍面带不满,还是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藻太后接着说道:“皇后人选,虽最终是由皇帝与哀家决定,但各位嫔妃的表现却也十分重要。目前在座各位中,狗贵妃位份最高,连惠妃,鱼香妃,鹿淑妃和因病告缺的酒梅妃膝下有公主,当然茨昭容、狐昭仪二位也同样表现优异。望各位今后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,尽心尽力服侍皇上,养育公主们,哀家会和皇上综合各位的表现来选出皇后。好了,各位无事便退下吧,狐昭仪留一下。”
众妃行礼告辞,只有狗贵妃,瞪了狐昭仪一眼后才起身告辞。
 
众妃一走,狐昭仪便跑到藻太后面前抱怨:“藻叔叔,狗贵妃今天是怎么了?看我的那一眼吓死了。”
藻太后摸了摸狐昭仪的头:“他是觉得我想选你为皇后,担心自己在后宫的地位不保。”
狐昭仪松了口气:“那狗贵妃根本无需担心,小生对皇后之位并不感兴趣。”
藻太后听了,顿时收起笑容,叹了口气:“你呀,从小好逸恶劳、玩心重,我为了能让你未来衣食无忧,花了多少心思,可你却总是无心为自己争取。”
妖狐嘻嘻笑道:“小生只想游山玩水,每日与美丽的少女们在一起,早日寻得小生的命运之人。”
“妖狐弟弟虽然已入后宫,但心思还是如此单纯啊。” 一位白发少女边说着边走了进来。
妖狐看见来人,面带喜色迎了上去:“百目姐姐,好久不见,你怎么来了?”
“藻太后召我来商量立后之事,也是想大家在一起聚一下。”
藻太后道:“闲话稍后再说,百目鬼,我们先谈正事吧,关于立后之事,你意下如何?”
百目鬼神情严肃了起来,“后宫现除了妖狐共有六位嫔妃,生有公主的四位里,酒梅妃忙于打理他的江湖组织,显然无心争夺后位;另外三位来自前朝,选他们当皇后,名不正言不顺,但当今皇上行事不拘一格,或许从三人中选一个也说不定。而三人中,连惠妃温柔和善深得圣宠,其女四公主辉夜姬天赋过人,从小修习鬼火术,小小年纪便开创出龙首之玉这一独门秘术。鱼香妃与皇上志趣相投、惺惺相惜,但三公主金鱼姬才疏智略,平时修习也十分爱偷懒,显然不是治国之才。鹿淑妃则青春活泼,然而大公主妖刀姬虽法术高超,但喜怒无常,也不适合做储君。无子的两人中,茨昭容一心追随酒梅妃,而狗贵妃虽位份高且与皇上自幼相识,但心高气傲,多次顶撞皇上,皇上对其也颇有不满。综合来看,妖狐要想当皇后,最大的敌人当属连惠妃和狗贵妃。”
“不愧是能看透人心的人,分析问题真是一针见血。”藻皇后练练赞叹。
“百目姐姐,小生不想当什么皇后啊,饶了小生吧!”妖狐拉着百目鬼的手闹道。
玉藻前见了,说道:“妖狐,你还是先不要这么快就做决定,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再争取一下,什么时候想通了我和百目鬼随时可以帮你。”
“再怎么想都是一样的,藻叔叔,小生从小就知道你疼我,三年前皇上登基时我也按照您的意愿进了宫,可小生和皇上真的合不来,他整天挂嘴上的尽是些命运啊星象啊这些话,小生根本不懂,小生只想每天多见几个美丽的少女,永远和她们一起玩。”
玉藻前看着妖狐天真的脸,无奈的笑了。
 
本文设定:荒是皇帝,大天狗、一目连、荒川、酒吞、茨木、妖狐、小鹿男为七位后妃,各有封号,玉藻前太后。
所在国家为星国,是荒与玉藻前灭亡了前朝风国之后而建的国家,星国皇位惯传女,因此太子候选人是四位公主:大公主妖刀姬(小鹿男之女),二公主吸血姬(酒吞之女)、三公主金鱼姬(荒川之女)、四公主辉夜姬(一目连之女)。荒作为男性能做皇帝是因为预言术高超,能力出众,且征战多年手握实权。
(至于他们是怎么生的,大家随意脑补。设定是此国家男男、男女都可以生孩子,本文无攻受倾向,大家可根据自己的攻受倾向决定公主是后妃生的还是荒生的。)
TBC